亲戚

浏览量:10 次

逢年过节,走亲访友,风云流散的亲戚一年到头才得团聚,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表面热闹中,我却涌起了感伤,如一块磐石横亘在我的胸臆。不再像儿时那样人员齐整,亦不像儿时那样亲密热络。

奶奶大寿家宴的日子,我依旧是躲在人群后面,她喊我小姨,实际上我们只差四岁,只觉得是同辈,都是内向型人格,我们相对无言,各自玩着手机,我努力寻找话茬,却不知道现在的她对什么话题感兴趣,那一刻我希望我的个性磨灭。曾经的我们无话不谈啊,曾经的我们不值钱的小玩意儿都玩耍得起劲,曾经历险记看多了都会自动代入角色成我和她。

岁月改变了我们,不能再玩那些幼稚的游戏了,不能再蹦蹦跳跳失了大人的庄重。其实心底很看重彼此,却止于唇齿,我多么害怕有一天我们会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亲戚们不常走动就会疏远,当我渐渐懂得时,却不想懂得。亲戚是由血缘关系产生的联系,中国人向来是注重亲戚关系的,中国社会的大家庭就是这种体现。费孝通在《乡土中国》里谈社会关系:“以“己”为中心,像石子一般投入水中,和别人所联系成的社会关系,不像团体中的分子一般大家立在一个平面上的,而是像水的波纹一般,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远,愈推愈薄。”亲戚关系是如此,根据血缘关系的亲疏远近来划分人情的厚薄深浅。从时间角度来看适用,随着时间的流逝,亲戚间来往的频率愈来愈低,关系愈来愈淡。

亲戚们感情的纽带是家中的老人,会面的由头就是老人。感情通常只能维系两到三代,到第四代已是同是自家人,生小不相识了。而纽带一旦断裂,就远亲不如近邻。更有甚者亲戚之间为了利益而争得六亲不认,这在历史上皇室贵族中屡见不鲜。城市化进程中,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很多人飘零在外头,是社会进步的必然。哥哥姐姐们均已成家,儿女忽成行,开启了全新的生活,地域距离越来越远。再加上文化层次的差异,心的距离就远了。

我祈祷能留住一切,却不能如愿,没有什么会永恒不变,陪伴在我们身边的人更多时候是朋友。这个凛冽的人间,我们难以携手走过。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