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门记忆

浏览量:16 次

故乡有一个小镇叫“木门”,从我记事时候就知道,原先是不叫这个名儿,而是叫“东凡”,根据谐音,有人把她调侃成“两个娃儿打架都烦”。小镇有一所全县最大最出名农村单设初中,“东凡中学”,中学一直叫这个名字,并没有因为“东凡区”撤消而把中学更名。

说实在,也许和其他多山小镇一样,因地形条件限制,小镇其实很小。她就窝在一个四面环山槽谷地带,她北面为立寨嘴、南为青龙寨、西南是单青梁、西北为石家梁、东面是双桂山,自古就称为“五马奔槽”之地。我想,如果中国长江从此流过,断不会有小镇容身之地了。

小镇地理位置极为特殊,有三河交汇于此。在猪市河坝河中心,素有“一脚踏三县”之说。民国初年,广南巴三县均在场上设立“团区”和“学区”:“联合团防局”(群众讥笑为“一街三团总”)和“广、南、巴联立木门高等小学堂”。

镇上房子就沿着小河挨挨挤挤而建,原先十之八九都是木结构,这样房子现在老街也还很多。小河水长年不停地流着,最后都流向了哪里,也从来没有去考究过。因为周围高山突兀,夏天暴雨,山上洪水全部涌进小河,有时会淹没了整个老街。老街不知淹了多少次,水退了,人们清理掉屋里屋外及街上污泥杂物,又开始在小镇生活。

无人机航拍小镇,鸟瞰全景,清澈小河横贯其中,群山环绕,苍松翠柏,郁郁葱葱,农田星罗棋布,小镇好像处在一个“世外桃源”与世隔绝地方,小镇真很美。

小镇已有很多年历史了。南朝梁武帝时期(公元525年)设木门郡,唐朝武德元年(公元618年)置静州,建国后成立东凡区公所,1986年8月7日拆区建镇。

因小镇处于三县交接地带,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在这里,曾经金戈铁马、刀光剑影。三国时候,诸葛亮用计,魏延诱兵,张飞设伏,万弩齐发,将魏国大将张?及百余个部将射杀于木门。现在镇北小地名“射?坪”及“火箭沟”,大河口“延战街”从三国沿用至今就是证明。魏蜀多次在木门鏖战,杏垭村“张飞石”(据传张飞与张?单挑,张飞曾立马于此石),木门寺对面“得胜山”,距两河口不远朝场镇方向“红石滩”(传说士兵鲜血把河里石头染红),也是佐证。唐、宋、明清时代这里均为古战场。

1933年,红四方面军从通(江)南(江)巴(中)西撤,在木门停留一年有余,与数倍于自己军阀激战。1933年6月28日,在木门寺召开了历史上著名一次军事会议“木门会议”,参加会议有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王树声、李先念等100余人。“木门会议”意义仅次于“遵义会议”。现在原址重建木门寺就坐落在青龙山半山腰上。在老街东端,有一座建于大清道光二十七年贞节牌坊,上面錾刻了16条红军宣传标语,“赤化全川”、“工农专政”等文字十分醒目,牌坊上落款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红三十军政治部”。

木门寺也还有唐代才女、太子妃上官婉儿和太子李贤故事。公元684年,上官婉儿前去巴州看望李贤,行至此地,闻太子被害,就在木门寺旁李贤曾经翻晒经书“晒经石”上修建亭子,并在上面题写了“米仓青青米仓碧,残阳如诉亦如泣。瓜藤绵瓞瓜潮落,不似从前在芳时”诗句,怀念太子李贤。从上官婉儿诗句可以看出,李贤命运是令人伤感

解放前,木门是一块是非之地,那时木门周围几股势力土匪都对木门虎视耽耽,双桂山至双河一带土匪头子吴直山、盘踞青龙寨土匪头子余海青、把持丹青梁至化龙垭一带土匪头子邓晏清、较场坝匪徒何玉贤、石马场土匪孙德卿手里都有人枪。木门场不堪其扰,听老人讲,土匪杀人、放火、抢劫,几乎什么都敢干。

当然,小镇还有许多不为人知故事,悲壮、凄凉、悲惨、激动……都随着小河流水逝去了。

70、80年代,小镇非常热闹。木门场是南江和平、双桂、九顶、旺苍农建、化龙、九龙、苍溪回龙、黄猫等地农贸交易中心。每逢赶集日子,镇上人山人海,从上街到下街,从下街到上街,都得用一个“挤”字。中街铁牛社生产农事用具锄头、镰刀、竹编斗笠、撮箕、背篼、竹扇、布匹、店铺里日用百货……,传统,奢侈,都是那个年代符号。特别是老人民市场、拿着大喇叭市场收税员,给80年代以前出生人,可说是留下了极其深刻印象。人民市场上有大米、麦子、烟叶、红薯、土豆、腊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叫卖、砍价、拉着家常说话……比现在都市夜市还热闹、还有生气。我小学同学老爹就是一个“米贩子”,做米生意发了财,并且是早期为数不多万元户之一。

集市上除了人多,买卖兴隆,餐馆里从早到晚也火爆得很。说起餐馆老板刘发福,无人不知。逢场赶早人,会挤在街道餐馆里吃早餐,赶场回家要晚人,不吝啬话,也会挤在餐馆里搓一顿,甚至晕二两白酒。“下馆子,打牙祭”,对于钱多钱少农民兄弟,是经常也是不平常事儿。“木门醪糟”、“东凡卤菜”、“癞疙包”、“东凡馒头、花卷、麻花”,这些都是木门名食,是小孩美食,也是大人美食。现在提到这些,都会流口水。在大热天,木门醪糟,加冰凉井水一冲,一咕噜喝下去,那就是一个“爽”字。百货对面有一个孤寡老婆婆李淑香包皮蛋出售,在十里八乡都享有美誉。木门街道一段有个王和尚,清居乐善,每逢赶场日,便免费为农民朋友提供开水、凉茶,数十年如一日,从不间断,2001年冬天,89岁无疾而终。

木门烟花爆竹、唢呐、狮舞、秧歌,在县内是享有盛誉。春节时候,玩烟花、点爆竹,是小孩子们最喜欢事情。正月初一时候到街上看舞龙舞狮表演,也是很多人兴趣和乐趣。

中学生活是在木门度过。东凡中学,建在场镇北郊孙家坟林,紧邻场镇后街一条窄窄马路。那时,和同学们下河洗过澡,有一次发水后仰面冲滩,还差点儿被洪水冲走。记得在双桂山、青龙山春游过。馋过街上花卷、馒头、平坦铁锅上烙饼,在供销社、铁牛社、粮站、猪市河坝、竹市遛过,而这些,在他们完成他们历史使命后,现在都消失了。粮站房子还在,估计也只是储粮功能了。区文办、区公所也不存在了。听说木门场有四座庙宇:即禹文宫(今小学教工宿舍)、万寿宫(今市场)、文昌宫(今粮站)、关帝庙(今新街口),很早就无遗址陈迹可寻了。

木门场 ,浓缩了历史,反映了社会生活百态。现在木门场,街道上赶场人在多年以前就明显少了,并且少了许多,街道及街道以外新修房子在多了,大型超市也增加了好几个,广巴高速公路也从场镇穿过……木门场在历史进程中在发生着一点一滴变化……。

2016/9/28 山路弯弯 东莞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木门记忆
上一篇:老家正秋浓
下一篇:《春日的倒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