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

浏览量:25 次

题记----

门前枯草堆,屋角银线盘,

瓦上杂草生。冬风夹雪,腊梅已绽,

秋雁不复南行!

只怕自从你走后,铁狮子一哭会生锈。

夜风吹透小轩窗,星星月亮全变瘦。

只怕自从你走后,心里肚里太难受。

牵挂月月又年年,无眠半宿又一宿。

何日再相逢?哪天再聚首?

当面诉别情,花间一壶酒。

喜鹊连声叫,黄狗轻声吼。

古桥新流水,蓝天大日头

风吹着我思绪,再次离开。却不知相聚又在何时,无可奈何,试问谁能把这种莫名愁浇?自古以来离愁别绪太多,可是谁又能做到真正消愁呢?远在他乡游子又有哪个不恋家味道,俗话说得好:天下没有不散筵席,哪个又能留住这股清风,它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谁也无法挽留......谁没个恋家时候,任凭夜风吹透小轩窗;任凭天空中那星星月亮全变瘦,任你吹透变瘦,可是你吹透我愁恨吗?星星月亮真能变瘦吗?你们永远不能理解游子心,你又何必去吹透消瘦自己呢!曾经有一条路坑洼不平,现在变成了一条平坦而又漫长油柏路,以前那条坑洼不平路一边全是高高大大数估计现在只能看见树桩桩了。每次回家固然很兴奋,可是谁也不能长久陪伴,终归要离别,远去异国他乡。其实我哪也不愿意去,就留在故都,我热爱着这里每一寸土地,悉知这里一草一木,一切对我来说都太熟悉了,成为我生命中一部分。当我再次回归故土时,已是杂草丛生二月天,满树子规啼凄凉。

看着场口(街区)上稀疏人影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我望着门前那荒芜田地,几株高高核桃树,门前枯草堆,屋角已是银线盘。一把破旧二胡,发出沙哑声音,他不再响亮,却见证了一生一世。曾经茂密,见证了他稀疏,却又无可奈何。楼梯上嫩绿嫩绿青苔,留下了岁月痕迹。我抚摸着这里每一寸土地、一砖一瓦、一草一木、还有那坍塌泥墙和那破旧不堪老房子,曾经这里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现如今空空荡荡只剩回忆。在那最深,触手可及地方感觉到了他们是有精神有灵魂,从未消失!“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悲欢明日悲”谁说不是呢!这般愁啊犹如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游子们远出在外,每天晚上只得看见那残缺玉盘,和那孤零零星星,随着那单影成了四个人独自发着愁……今天你可倒好你是圆了,可是游人呢?以前大家伙聚在一起,那家伙热闹啊!听着音乐,赏着那月儿,多好啊!可如今月亮再怎么圆它也只能圆这一时,却圆不了一世,到头来却又是人去楼空,月儿你又何必故作姿态呢!游人们常常居所不定,四处漂泊,谁也不想这样,可是谁又能阻挡呢?孤独黑夜吟着那首“ 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天又一年”谁又会去留恋那曾经逝去繁华,现如今已是银丝满墙头,破碎不堪!

在那坍塌墙面、破碎灶台、银线般蜘蛛网布满了屋角、经风吹雨打历练成青涩瓦片、石梯长满了滑人青苔,岁月痕迹,那记忆中味道,多少人在这片土地上谈笑风生,有说有笑,可是都是还未来得及享受就消逝不见,随风远去了……

一张褪已经了色照片,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巷尾老爷爷卖热汤面,味道弥漫过旧旧后院,流浪猫睡熟在摇晃秋千,夕阳照了一遍他咪了咪着眼睛。一把生了锈破锁,还有那雕刻着图案门帘。窄窄长长过道两边,老房子依然升起了炊烟。已经记不得哪年哪一天,很漫长又很短暂岁月。现在已经回不去了,早已流逝光阴,手里那一张渐渐模糊不清车票,成了回忆信号。

忘不掉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已想不起当年模样,看也看不到去也去不了地方。也许那老街腔调是属于我忧伤,嘴角那点微笑越来越勉强。忘不掉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放不下熟悉片段,回头望了一眼已经很多年时间。透过手指间看着天,我又回到那老街,靠在你们身边渐行渐远......

二零一六八月十五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