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当过老师

浏览量:30 次

【那年,我当过老师】

我当老师,是很偶然事,想想也是必然事。

我天生特别喜欢稀奇古怪物事,因此喜欢捣鼓电子管、晶体管、集总电路什么,让它们发光、发声、发出影像。在轰轰烈烈第三次浪潮之风席卷神州大地时候,我有幸花高昂代价,在人们对电脑还不很了解时候,学习了“电子计算机”技术。

记得刚开始学习时候,家人就持反对意见,这不是吃饱了撑吗?已经有很不错工作单位和岗位,还学这什么东西有啥用?当时一台IBM-PC就要买1万多,还是单显,还没有发明硬盘,真正高高在上高科技,谁也不会预料到比它强千万倍“电脑”有朝一日会进入平常百姓家,会变得我们今天如此依赖,这也是我当时始料不及

唉,兴趣使然,那时,在10个人共一台电脑实习恶劣条件下,硬是别出心裁写了个“点对点汉字传送”毕业论文,指导老师杜蔚荷教授大加赞赏,我也自鸣得意了一阵子,很快就泄气了,因为单机人手一台都很困难,还搞什么点点通讯?

毕业后,仍回原单位,只是岗位由工会调到了学生科。嘿嘿,这时候,已经是数千人叫老师了,以前在工会办公室,人家这么叫,才二十几岁人,和同学们一般大,还觉得有些脸红呢。

记得第一个教师节是1985年9月10日,人家正儿八经老师发了200元红包奖金,而我们行政人员“技不如人”,就只捞了100元,当时就眼红得不得了,要知道,我那时候工资还没有20张拾元大钞,现在,在学生科理所当然教学第一线人员了。

“老师”,名称怪好听,只是当得有些憋屈。清晨,跟着出操,晚上还得查寝,半夜三更,学生有个什么头疼脑热,还得跟着班主任一起送医院,想想,“老师”名声也没什么好,这教师节多发百十来元也够血汗,不要也罢。想想原来在工会,帮人家修理个什么电子管收音机,(后来是电视机、录像机什么),“外快”从来就没有少过,哎,自愿来,有道是“自作孽不可活”,还不如当初在工会。

正当自己打退堂鼓时候,人事科长找我谈话。我想,坏了,恐怕是我责任心不强,或者有什么事要挨批评了吧?不对呀?我从来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啊,也没有发现把什么事办砸了啊?就就早些天,有个女生在厕所偷偷生了个娃,那事也是我们科长当了责任呀,和我们小科员没有一毛钱关系哦。

人事科办公室,科长亲自倒了杯水给我。这是第二次到水,距离第一次已经5年了。第一次倒水时候是科长调我入职该校,当时我想,来一个偏远小中专,比较犹豫,因为,当年电影事业蒸蒸日上,好电影可是一票难求。而我们有职称专业人员正是香饽饽……,

“想什么呢?”科长看我有点发愣,问道。

“呵,呵,没有什么,我是想科长廉政学得好,自己不喝茶,别人也跟着喝开水。”我掩饰说。

科长说:“找你来是想把你调出学生科,”

“我做得不好吗?回工会吗?”我想,调去什么地方,我可得看是不是清水衙门,要不,我还是在学生科好,当然最好是回工会。

“小牛啊,是这样,农业部打算把‘电算班’固定在我们学校,我们打算主力教师请中国人民大学和国防科大、湖大有关专家教授,但是我们也要有自己老师。现在一时也无法解决编制去招一个回来,再有,就是来了,一时半会也不熟悉情况,校领导研究打算把你调培训部去做这方面工作,负责建立计算机实验室,负责计算机硬件方面教学,待遇嘛……”

我对培训部早就垂涎三尺,那里待遇奇好!因为培训业务主要来自部里指派全国各地干部,有小食堂,小礼堂还配着彩电,还有专门澡堂……,福利也是学校屈指可数部门。因为没有理由,没有关系来这样部门,所以从来就敢想,也不曾想过。

肥差,绝对肥差!既专业对口,还名利双收,真是天上掉馅饼了!

走马上任,买最流行IBM-286XT彩色电脑,机房配置空调……,连续任教了数期全国各地农业系统财务干部培训班,就这样混迹于比自己(会计知识、职位职务、乃至年纪)强大得多学生之中,混迹于各大知名院校教授之中,痕迹于当时最先进设施设备之中,这是我这一辈子知识和社会经验收效最大时候,直到自己厌倦了这样优越、衣食无忧日子,主动卸职去了海南。

难道天上真会掉馅饼?经过了几十年沧桑,我有过很多机遇,把握了一些,也丧失了一些。原以为美差是天上掉下来,就像你经过一个拐角,一定会遇到你生命中该遇到人一样,或许就是自己本该得到那一个。后来渐渐明白,机会只是给准备好人。很多人总是抱怨自己无法把握机会,原来是自己没有准备好,或者根本就没有准备,在机会光临时候,你就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她无情在你面前溜走。

不知道过了多少教师节,依然有我教过学生贺卡和祝福如期而至,我也一一笑纳,因为,他们就是我人生拐角必然偶遇哪一个,是我注定曾经带过学生。

2016年9月10日凌晨 牛老伍于教师节前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那年,我当过老师